• 校友风采
  • 校友风采

    UNIVERSITY OF SANYA
  • 我记忆中的那片海——写在校庆十年
  • 栏目:校友风采发布:2015-05-28浏览:
  • 十年,是一个数字,是一个节点,是一个纪念。


    此时坐在电脑屏幕前,恰好面向南边,闭上眼睛,仿佛看到南海之滨凤凰花又开,海浪声阵阵传来。突然发现,原来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始终深藏在脑海里,从未离去…

    A、军训

    无论如何,大学四年总是应该从军训说起。

    抵达三亚,一路泥泞来到落笔峰下,在看到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后,确实,不少学生和家长含泪返回了家乡,而今或许有了更好的发展。但我和八百多位同学却在失望的同时选择了坚持,因为我们不仅看到了三亚学院的狼藉和不完美,更看到了她的希望与生命力。报到手续完成之后,我们八百多名新生就正式组建成口号为“05级全是精英”的三亚学院首批学生。




    入学最初,我们住在东方海景酒店,军训的日子也就正式拉开了序幕。入住星级酒店,在三亚湾海滩军训,我想这也应该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一个记录了。起初一共分了八个连,后来队伍编制调整,把刚好多出来的一部分人单独组成了一个“独立连”,我到现在都没明白当时为什么不叫九连而叫“独立连”,也因为这个名字,以至于到连教官都没有,完全自力更生、合力更新了。但独立连也没让大家失望,我们自己选出来代表作为教官带着大伙儿认真训练,在沙滩上练过转身,在马路上踢过正步,在海边跑过早操,还在椰树下站过军姿,在拉歌的时候更卖力,在游戏的时候也更拼命,我至今还记得在最终检阅的时候独立连得到格外出彩的掌声。

    B、台风

    2005年9月台风“达维达维”正面登陆海南,强度为1960年以来最强的一次,最大风力达到16级。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经历台风,也是三亚学院送给首批新生的第一个礼物。




    断水断电、没网络没信号,望着窗外狂风肆虐,同学们都各自待在宿舍不敢出门一步,而老师们却冒着风雨和危险为一间间宿舍准时送到每天早餐的鸡蛋、午餐的猪脚饭、晚餐的热牛奶。由于指挥得当,上下齐心,学院在那次强台风袭击中无一人伤亡,抢搬物资共为学院挽回经济损失150余万元。台风在三亚整整肆虐了48个小时,风狂雨骤、雷电交加,学院内的小溪不复存在,让地势较低的行政楼和教学楼附近陷入了一片汪洋,让本身就处于正在建设中的三亚学院布满了伤痕,更让刚刚报到的2005级新生在入学的第一时间学会了独立、勇气、以及更多更多。

    C、冰吧

    你还记得东区操场旁边的那个冰吧吗…

    好像是从大二开始吧,东区教师公寓楼下突然冒出来一家冰吧,刚开始去的时候也不以为然,到后来喝西瓜汁成瘾就无形中成为了一个商量正经事和不正经事儿的根据地了。

    那个冰吧是“开会”和“腐败”的热门地点,这两个词也不知道流传多久了,前者是指“一群人策划个活动或研究个课题找一个类似星巴克的地方”,后者指“还是那群人活动圆满成功或课题成果显著后找个类似海底捞的地方”,当然,学校里根本没有星巴克和海底捞,只有这个冰吧,所以,作为这一群人中的一份子,我成了那里消费和买单的常客。

    值得一提的是,情侣结束晚间操场牵手散步后,也会踱步来到这里,各坐一个小板凳,天上有无与伦比的星空,唇边更有无与伦比的鸭脖余香(其实还有鸭翅、鸭胗、豆干、海带、藕块…请忽略我这个吃货),两个人面对面看着不说话,只是痴痴地笑。

    后来听说北区开了个商业街,后来有次回学校的时候去看了看,但我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因为一些人不在。我希望多年后老同学聚会还能卷起袖子坐在腌赞油腻的小馆子里八卦。

    D.路途

    求学之路,算不上艰辛,却很遥远。

    这最南端的海滨之城,我曾坐飞机去找她,坐轮船去找她,坐火车去找她。四年里,我曾经历过各种方式与之相遇,又一次次的离她而去,每段过程完全称得上是一次次旅途。




    有时乘飞机,跨越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城市,这些城市,或许我一辈子也没有机会驻足或停留。不管是白天还是黑夜,我总愿从小小的窗户向下望去,片片平原、山峦层叠抑或璀璨霓虹、迷雾笼罩,我都钟意于向外观望着,前行的感受总是很美好。

    也曾乘坐轮船,总喜欢跑到甲板上,吹着海风,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洋,看到自己有多么的渺小。随着海浪颠簸,回想起小说里的情节,也想象着自己漂泊在外的日子。

    而坐火车,不同于乘坐飞机时内心的宁静与平和,也不同于坐轮船时颠簸与劳累,那完全是整日整夜的玩乐与悠闲,也或许是我更偏爱火车这一交通工具吧。
    在我的印象里,三亚或许并不那么远,也许是我的距离感并不明确,当有家人或是朋友问起我坐火车从家里到三亚要多久啊,我都会骄傲的说出需要很久,要30多个小时,而我从不觉得那有多遥远或者多漫长。我总是享受着这旅途,和朋友一起,向着目的地出发。

    家在北方的我,有时也会选择坐火车,与三五好友相约结伴同行,那真是此生最美的回忆。路途虽遥远,却拥有不可复制的快乐。想起时而在火车行进路上接到家人关心的电话,都会骄傲的对他们说,放心吧,我一直在路上,从未停歇,我和朋友也会互相照顾的。

    是啊,永远在前进道路上,这就像是在说人生,然而在这路途上,我一直在行走,从未停歇。

    E.情愫

    四年、七年、九年……你在这个园子里度过了什么时光,哪些人让你刻骨铭心,又有哪些事让你永志不忘,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离别这里多年,有没有那么一首歌,还能让你轻声跟着和。

    十年前的今天,我还在教室里奋笔疾书备战高考。十年后,我坐在电脑前回忆着这些年所认识的人,还有发生的故事。

    作为初届毕业生,在这个与自己一同成长的大学里,十年间,总有人欢笑,也有人悲伤,如同电影情节,友情和爱情总是伴随在我们青春的往事里。




    在这里,我相识了很多真正的朋友,尽管没有相同的成长经历,但在这不长不短的四年里,足够我们为对方留下些什么,也足够我们从陌生人变为家人。就算是毕业后的离散,朋友间的感情却从未消逝。

    也就这样,我们一起走过了四年的时光,毕业后或许大家都换了城市,换了工作,换了心情,但不换的是朋友间的相思相伴。有时会在想,如果没有他们,在我一生中的这四年会是怎样的。对我而言,这份情谊,如此深刻。

    我回望往昔,我们的笑容好似仍停留在那些年,那些属于我们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F.海洋

    家住北方,距离大海很远,以前很少看到海。有时候和家人出去旅行,总会挑选有海的城市,好像我对于大海有特殊的情结。

    来到三亚,我距离大海是如此的近。说来可笑,刚开始知道三亚学院的标语“我们就在大海边”时还觉得学校就是在骗人,现在想想,我们那时是真的就在大海边,想看看海时,很轻易的便可以拥有了。我有大海相伴,潮起潮落,犹如人生起伏。在悲伤低落时,海洋会包容我的一切;也有过快乐和幸福,海洋也为我见证。

    四年间,苦笑常相伴,爱恨总交织。

    四年里,涨潮复退潮,日出又日落。

    四年,我都在这里,大海也一直在。

    想想就这样,认识你已经有十年了,我们相互陪伴,一路走来,大家都成长了许多,就算模样变化再大,也不改初心。而我马上要初为人父了,人生也将继续,未来期待着重聚,我们各自珍重。

    以后,学校给她寄来的信会称她“亲爱的校友”,而非“亲爱的同学”。

    转眼十春秋,凤凰不言迟。后会当有期,相逢仍相识。 

    (文字:马恒超/周媛(2005级) 编辑:刘晶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