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业指导
  • 就业指导

    UNIVERSITY OF SANYA
  • 【就业指导】给自己一个精神坐标
  • 栏目:就业指导发布:2019-11-26浏览:
  • 跋涉,无论在人海中,还是书山里,都需要一张地图。地图,可以为自己确定坐标,时间的,空间的,知识的,情感的,思想的,让自己更清晰地了解自己所处的位置,自己要抵达的目标。正因如此,有人把地图与日记并列,称,这是每个人最应该常读的书。
    确实,行走的人,不能也不该没有地图。张承志在《一册山河》中说:“谁也不能足不出门,尽知天下路。然而旅人必须在出行之前以及在路上,不断地思索前路。地图是至关重要的,它很像一册最概略、最基础的入门资料。”所以,“我对地图有特殊的喜好,也对地图特别苛刻。每去一地,总是先写信求朋友帮助寻找地图”。是的,一张地图有时就是但丁的贝亚德——“永恒的女性,引领我们向前走”,会引领我们持续走在正道上。
    1996年夏,我一人骑车从浙西往游闽东北。进入福建省后,心中一下变得空荡荡起来。我手头没有蒲城县域地图!我没有办法在那些山区乡镇的小书店里买到我需要的地图(在那个年代,县域地图一般只会出现在本县域内,旅行之前根本没有办法在异地搜集)!虽然我的脚和自行车论都非常坚定地立在由浙入闽第一县蒲城县的土地上,但心总是非常飘忽。我失去了空间坐标,甚至存在感。我不知道身处何方,我不知道在前方多远处才有我的食宿,我不知道面前的两条岔道对我的前行有什么不一样的意义。在万山丛中,回想起浙西诸县的游程,在龙游县,在衢州市,在江山县,由于地图在手,我每一步都走得踏实,每一步都走得有奔头。在哪里短暂休息,在哪里中饭,在哪里住宿,必须在何时赶到何地,我心里都明镜似的。有地图,就有坐标。现在,前方的一切都隐藏起来了,甚至我的目标也隐藏起来了。徘徊近半日,最终踏上返程。计划中和心目中的壮行就此夭折。
    直到现在,不管到哪里旅行,总是想办法尽可能快的获取一份当地的详细地图。地图摊在面前,视野一下开阔了。我跳出了城市的迷宫,站在云端俯视脚下的这片土地。路径清晰,方向明确。假如没有看过地图,不管在当地旅行多久,我都没有办法把自己的认识楔入那个地方,也没有办法把那个地方楔入自己的认识。
    有地图,就有视野。张承志在乌珠穆沁草原时,惊讶于牧民们对方圆四百里活动范围的了然于胸,同时隔膜于牧民们如数家珍的水井、泉眼、明暗路径、冬夏定居点,以及与此相关的所有故事。他下定决心要找一张乌珠穆沁的地图,以使自己能成为牧民交谈的对手。“只有找到这张地图后,我才能听懂他们丰富满盈,却又断头缺尾的故事;才能串通起人群和牲畜,过去和现在,才能在胸中勾勒出一个生动丰富的草原。”有了地图,即使我们没有用脚真实丈量过那片土地,那片土地也会根植我们心中。
    知识的旅行也需要地图。卞孝萱在回忆范文澜先生时提到一个细节。“范老写书时,他的桌上,除了使用的史料之外,还放着一本地图,一本大事记。因为任何一个历史事件,都发生在一定的时间、空间之内,都有其前因后果,范老在考察每一个历史事件时,都要看看地图和大事记,这确实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而不是孤立地、静止地看问题。”范老不愧为史学大家,他用地图为横轴,大事年表为纵轴,给历史事件和自己的认知确定了一个明确的坐标。用地图建立事件坐标,这是学习文史、研究文史的一种有效的办法。一个人如果在阅读《三国志》乃至《三国演义》时,觉得自己的思路无法跟上作品,自己的判断无法跟上书中人物的判定(有关政治的、军事的),我们不妨打开地图看看。三国的对攻,诸葛亮的谋略,在地图的帮助下,会渐渐清晰。我有喜获地图神助的亲身体验。在现实生活中,没有地理知识,我们甚至无法真正欣赏一部简单的电视连续剧。地理知识的短板,很难用其他知识来弥补。
    地图可以构建知识,同样也可构建情感。有高中以上学历的读者,可能都熟悉文天祥的《<指南录>后序》一文。初读《后序》,读者往往觉得行文中琐碎,枯燥。那不断出现的数十个地名,是罪魁祸首。我们无法进入文天祥高贵的内心。但是,只要你面前有一幅地图,在地图上用心将各个地名串联起来,文天祥的国事不可为的惶惑、国事尚有可为的信念、“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的坚定意志、“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不肯休的”志向节气,就像拓片,慢慢地浮现在我们面前。记忆中,人教版中学语文教材,在选录《后序》时,同时附上了一张地图。这是编者的神来之笔。它为读者走进文天祥的内心提供了一条宝贵的线索。我想,如果没有地图,我们对理解文天祥被俘北上沿途所赋诗歌也会存有一种难以剥却的隔膜,甚至对“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这样的名句都没有办法真切理解。
    读地图的意义解说分明了。那,接下来的问题是,我们要找一份怎样的地图。研读文史作品,可用的最好地图,到目前为止,依旧是谭其骧先生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它的优秀,可以从两个时间概念上得到很好说明。一,《图集》所绘地图上起旧石器时代,下至晚清,涵盖了整个中华文明史。研究任何时代历史的学者,都可以从中得到借鉴挹助。用一句套话说是,“泽被士林,厥功甚伟”。二,《图集》的编纂从1954年成立“重编改绘杨守敬《历代舆地图》委员会”起算,到1982年正式出版,历时凡28年。十年磨一剑,剑哪能不利?
    读地图,给自己一个坐标,一个视野,一个方向。